演出热线:15838344600

当前位置: 首页 > 梨园春演出 > 梨园春豫剧团
联系方式
河南电视台梨园春艺术团
电 话:0371-68888OO4
传 真:0371-68888OO4
联系人:张先生 15838344600
邮 箱:736540213@qq.com
地 址:河南电视台花园路18号
河南豫剧团报价
演出项目梨园春豫剧团演出
品  牌梨园春
最后更新2017/2/6 19:25:13
浏览次数 65
演出价格面议

梨园春豫剧团常年承接河南豫剧演出大型戏曲演出,梨园春擂主演出服务,豫剧戏曲唱大戏,梨园春下乡演出联系:15838344600张团长

河南豫剧团报价

河南豫剧团演出价格一直就是广大戏迷关系的话题河南豫剧团有很多哪些唱的好呢,今天小编就为大家推荐一下河南电视台梨园春豫剧团梨园春豫剧团戏曲演出报价费用也不高

可提个大戏,河南梨园春明星擂主演出服务,河南豫剧团报价很低唱的好才是关键。演出报价:I58383446OO张团长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门前唱大戏。接闺女,唤女婿,小外甥也要去……这首民谣的背景是这样的,奶奶坐在石板地上哄孙子,哄不住了就玩这游戏。面对面,手拉手,奶奶往怀里一拽,再一送,拉锯样的送拽之间嘴也不停,和着动作的节奏,口中念念有词,小儿觉着好玩儿,破涕为笑,眼神和气力立等专注起来,沉浸在奶奶颇有韵味的拉扯之中,再不闹人。当然,奶奶这个角色也可换成姥姥或妈妈,两个小儿模仿大人彼此闹耍也是有的。

井南凹唱五天大戏,我妈喊我回来瞧唱,我就赶紧回来了。

河南人说看戏是瞧唱,瞧人家唱,也没错。“看”在河南话中很少出现,常被“瞧”字取代。比如,瞧病,瞧好儿,瞧五月。你瞧你瞧,俩羊抵头哩!诸如此类不等。山水不同,风俗不同,方言不同,戏剧也不一样。西有秦腔,南有越剧、黄梅戏,正北有京剧,位置居中的中原大地自然就是响当当的豫剧满天飞了。豫人听豫剧,一个字,得!两个字,得劲!

国人凡事讲究个名正言顺,喝酒还得有个酒幌儿呢,唱戏也得有个由头,为啥唱。由头也不一定是真的由头,但总得有个外扬的话儿。本家有个喊我姑奶奶的女孩,出国去比利时大使馆任职了,家人高兴,一高兴就想表达,以唱大戏的方式最有轰动效应,相亲们也最喜闻乐见。这个不是亲孙女的孙字辈孩子,就是我在《忽闻一声芭蕉姑姑》一文中说的郭合峰,是他的女儿,凭自己的学习能力一步步从河南一中到上海外国语学院,再到外交部以及国外。巾帼不让须眉,郭家的骄傲。

农历九月初一,适逢国庆假期第一天,趁着节日唱大戏,喜上加喜。这几日天公作美,虽值深秋,将近寒露,却丽日高悬,鹊鸟欢跳,正午气温猛窜到30°C以上,热,都热得出汗了。台上台下一片欢腾,这个寂静惯了的小山村,乍得如此喧闹,竟有些受不住,东坡的茅草,无风也抖得厉害,有风更是东摇西晃,醉了样。

三十多年没看戏了,感觉是这么久了,其实我奶奶八十大寿时也请过豫剧团来唱,那时我正青春,心漂浮,对舞台上吚吚呀呀红脸花脸不太认真,只与妹妹金凤在后台看演员化妆逗趣,也学着戏中人模样,敷粉描眉画红唇,浓妆艳抹给扮上了,我红衣,她青衫,抬脚迈步扎架势拍照一番,很是得意。舍不得卸妆,红着脸儿在村里走来走去,心下美哩不轻。这些美照至今还贴在堂屋的镜框里,蒙了一层灰。

再往前数,是少年读书时候,伙伴们撵着剧组这村跑那村,我不去,我要在家读书做功课,心劲大着哩。这次近距离瞧唱,恰合我心思,心平眼淡,与不急不躁的舞台剧正相宜,戏台搭建在东坡我七叔刚刚落成的新房这里,偌大的房间,男女演员可以轻松分房入住,大锅支在当院,连厕所我七叔都设计得十分周全,男左女右,各一溜仨坑位。戏台搭在院子北紧靠月亮门外侧,面朝北,避开直射的阳光。七叔行伍出身,军人气质不减,他满怀慈悲,积德行善,在县城经营着一个烟酒店铺,挣个薄利,辛苦积攒了一些小钱,就想着给老家的乡里乡亲做点啥,他的善良和勇敢落实在行动上,说干就干,就在荒凉贫瘠不长庄稼的东坡边,披荆斩棘开拓地基,硬是一点一点捯饬出一片平地来,扎下根脚,一砖一瓦慢慢盖起了一座大房,坐东朝西,内设大堂和套间,专为我村服务,谁家有了大小事务,皆可无偿使用,不必付出分文。这不,一听说小辈要在村里唱大戏,七叔加班加点安装门锁,给邻里及时提供便捷,新房第一入住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外来的剧组。我很佩服七叔,七叔有着侠肝义胆的古典情怀,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河南豫剧团,我对婶子大娘和堂妹都说,唱得真好!念,唱,做,打,颇有专业范儿,他们敬业,从细节可以看出来,手眼身法步,一招一式都认真到位,绝不潦草。我不甘心正经坐在台下不动,与金凤跑到后台看稀罕,《状元与乞丐》中文龙的母亲正手握茶杯坐着休息,神态安详,她还在戏中吗?我征求她同意后为她拍了个照。剧终后我又在七叔院里碰见正在弯腰撩水卸妆的她,我犹豫着向她确认戏中的身份,果然是她。我说她演得太好了,特别感谢了她。她含笑客气了一下接着洗脸。

本想着这样赶场子的草台班子,说不上啥实力,演员青黄不接,年轻人不会多,出乎意料,一场一场,老戏新戏,都有身段苗条面容姣好的女孩子男孩子在顶着,有个女孩,金凤特喜欢,扮演花木兰,英气飒爽,铿锵玫瑰!扮演文凤妈,精灵古怪,活脱脱一个能牙利齿的小妇人。主角配角,她都演绎得妥妥贴贴,为舞台增辉不少。不知其名,有些遗憾。

天气太热,直鼓鼓的太阳地,老少爷们,十里八村,东边的卫辉郭坡、陈召,南边的古章,荒里,沿村,杨圪垱,万桑,方圆左近能来的都来了,电车,摩托车,三轮车,小汽车,某天下午七叔特意数了数,三轮车62辆,其它车辆未做统计,前来看戏者逾300人。老年人居多,从后面看,头发花白稀少,个个精神专注,一坐一下午不起身。看脸面,除了几个老亲戚,我大都认不出。他们与我爸打招呼,喜笑颜开。台词有字幕帮助,于他们也许不吃啥劲,懂不懂都没啥关系,只要看着他们跑动,之乎者也地呼来念去,悠扬婉转的妙音入耳,就是美的。他们也不鼓掌,好,精彩,只留在心里,不动声色。我和金凤的掌声也不再发出,从众便是。夜场的王银环,我看不清脸,没带近视镜,金凤说,她脖子里的汗明晃晃的。银环满场跑,大段唱,该不累哩。敬业很要紧,一上台,锣鼓一响起来,啥都不算啥了,流汗,更是顾不上了。

看完一场,又看一场,我不得不推迟回新乡。那些台词不但接地气,还颇含文气,回头得读读那些老剧本。《桃李梅》中三姐妹,老三最得母亲欢欣,用大女婿赵云华的话说:“三妹要说鸡蛋是树上长的,岳母就说还有把儿哩。”《泪洒相思地》,以往只觉负心汉可恶,再看,闺门女轻易带陌生男子上秀楼,并为此怀孕生子,落个凄惨结局。搁今日她也不该这样草率。该戏给人多方位思考,也难怪我妈说大姑娘家不害羞。女人,不论哪个年代,自重,自强,自爱,永不过时。

台上痴情演绎,台下痴情观望,痴痴相对,要的就是这个氛围,农忙后的放松,放松中与新朋故友重逢叙旧,看戏,各看各的,滋味却相差不多。农民是天下最劳苦的人,借几天大戏,舒坦舒坦筋骨,活泛活泛眼神,动动多年不动的念头,每个人都被激活了一回。

河南人唱豫剧,发音比不上黄河南岸的郑州、许昌、平顶山有得天优势,平时说话不分舌前舌后音,而唱戏必须字正腔圆,河南豫剧团不愧是河南最好的戏班子,留心听,主角在唱腔和道白上,基本功相当扎实,方言味儿不显啥,配角和跑龙套的个别男声,家乡话撇不净,还需磨练。

乡人们喜好豫剧,田间地头,荷锄归来的路上,听几句《朝阳沟》,来一段《穆桂英挂帅》,高腔大嗓,气冲星河,由内而外畅快!进而疲劳顿消,眼明心亮。他们好听豫剧,也好唱豫剧,大小孩儿都会哼两段,河南话唱河南戏,就像出入自家院门样自然随意,张口即来,哼哪哪是边儿,听着顺耳入心。

这就是地方戏特有的魅力。它滋润了一方人单薄粗粝的生活,潜移默化启发并开化了一部分智慧。以唱戏讲故事的形式来阐述一个做人做事的道理,是非黑白都蕴含在哭哭笑笑的唱词和结局里,各人会在这种温和的刺激下掂量和琢磨一些东西。若用一个比方来打,豫剧宛若一颗温润明亮的珍珠,悄然藏于人们心头,恰在困惑无助心思混沌时缓缓滚出,给纯朴的他们一阵喜悦和力量。一出戏,带给乡亲们的是多方位的、持久的、润物无声式的妙处,跟吃了一顿改样儿饭一样令人满足与欣慰,甚至不再木讷和疏离,见面除了微笑就是大笑,调侃,打趣,灵光闪烁。我若能,不请吃不请喝,就请他们看大戏。

回家瞧唱带来的欢愉,于我,更多的源于戏外,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吃喝笑谈,听七叔六叔吹吹牛,说些陈年往事,聊些亲身参与的情节片段,回顾与展望都有了。老爸身体恢复得还好,可以从村西头家院走到东坡边看戏,五天的每个下午都准时坐在台前,晒着太阳打着伞。散戏后还专门上七叔的院子里走走,看看演员们居住的房间,连说不错。